请看小说网 > 玄幻奇幻 > 最长的一梦
章节报错

最长的一梦 尾声

  尾声

  不知道是第几次,林墨忍不住抬头看对面墙上的钟。她已经有些后悔,给出一个最后时限。要是在那之前他还是不醒来,该怎么办呢?还能怎么办?不过是继续等待罢了。

  每个等待的人,通常都给自己一个时限,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希望,一个看得见的边界。然后呢,他们把那边界延长,延长,再延长。只要最后能越过那个边界,就算是莫大的幸运。

  林墨和倪裳对坐在床的两侧,都沉默无语。

  七天的时间,一百六十八个小时,就算只有一半在说话,也是五十部电影的长度。有多少记忆和往事被说起,直到最后连最亲密的人似乎也无话可说。

  等待这个游戏,最简单又最困难。耐心这个东西,也是因时因地因人而不同的。不约而同的,二女对七天这个时限有恐惧,也有很多的希望。

  沉默太久,林墨似乎想找个话题来填满空荡荡的房间,“姐姐,思宜姐和楼叔叔那边有什么消息?”

  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。倪裳说:“好像没有特别的法子,和附一院的方案没什么差别。”

  林墨叹了口气,“我定这个一周的时限,是在作茧自缚吧……”

  倪裳安慰她:“等待是挺难熬的,所以我们才给个限期,让自己有些盼头。如果一周不行,那就两周,就一个月……它总会来的。我从不怀疑这一点!”

  她说着话,心里却想,这一次和上次终究是不同的。他不是生死未卜失去消息,他真真切切的躺在面前。而如果尊重科学的话,时间拖得越长,他便越不可能醒来。

  林墨低着头,想起温凝萃的临别赠言- 他是故意的,他这是拿昏迷不醒要挟你们呢!只要你满足他的漫天要价,他一定会醒来的。她扯了扯嘴角,带出个苦笑,那不过是凝萃别出心裁的一番好心安慰罢了。

  但在窒息的等待中,戏言有时候也是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。林墨嘟着嘴,心里狠狠的说,你真是故意的?真的是么?!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叮,墙上的挂钟轻轻响了一下。

  倪裳抬头看过去,已是晚上十一点整。

  她呼出一口浊气,看一眼对面的林墨,她在床的另一侧坐着像个雕塑。

  站起身来,才感觉头有点昏,似乎有种失重的感觉。倪裳走出病房,在门边回头看了一眼,那种沉寂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去过洗手间,她没有回病房,踱步到了五楼西侧的阳台。从阳台上往外望去,翠湖黑漆漆的,很远处的湖心偶有一两点光。

  七天,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最后时限。但七天的等待,七天的诉说,似乎已经耗尽了她的精气神。倪裳不知道,像这样下去,她还可以支撑多久?

  有那么一刻,一个可怕的念头止不住爬上心头- 这真是他的宿命?会死于车祸?

  前生是因为挽救林墨,今世是为了自己?

  那念头像个可怕的种子,出现那一刻便迅速发芽蔓延,慢慢的让绝望压过了信心。

  女子独立在五楼的阳台上,凄冷夜风中,仿佛一支柔弱的花。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走进病房,倪裳大声的对林墨说:“并没有宿命这个东西!”

  林墨似乎被她惊醒,抖了抖身子,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她。

  倪裳喘着气,“并没有宿命这个东西,小墨!因为原本是宿命的,都已被他改变了!”

  林墨眨眨眼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她轻声说:“姐姐,我刚才发了一个誓。”

  倪裳使劲喘了口气,胸口还在起伏着。她嗯了一声。

  林墨抬起头,看了一眼钟,“我告诉他,如果在十二点前醒来,我便答应他任何一个要求……不管多么奇怪,多么荒唐,多么无理……”

  墙上的分针,离着十二点还有八分钟的距离。不知道,这算不算真的作茧自缚!

  林墨看着床上的男子,很认真的交待:“但是过时不候哦!”

  把鬓角的一缕散发理好,倪裳坐下来,神情温柔的看着她的妹妹。在心里,她也正悄悄发誓,“只要你能醒来,我答应你任何的要求……所有的,无限多的……”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林墨闭上眼,那秒针还剩下最后一圈,便到了她定的终点。

  奇迹不过是小说家言,电影里的故事吗?他就是奇迹,脑海里回响着的是吴茵的声音。

  她双手使劲的搅在一起,用力太大以至有些发白。

  啊!有人短促的大声惊叫了一声。

  林墨全身抖了抖,睁开眼,江之寒躺在那里,和闭眼前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。

  她抬头看过去,床另一侧的倪裳一只手正捂着嘴,两腮有异常的红晕。

  她的手不受控制的在抖,“他刚才眨……眨了眨眼……眼睛。”能言善辩的前主持人结巴着。

  林墨低头盯着江之寒,好半晌,她抬头看对面的姐姐。这几天她总是轻言细语,总是微笑鼓励,但她的肌肤有着异常的苍白,反衬着还没有消去的腮红。

  林墨心里有些痛,也许她的精神终究撑不住,以致有了幻觉?

  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,卷进来一阵风,和几个人。

  “怎么了?”有***声的问,是伍思宜的声音。她两边站着吴茵和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阮芳芳。

  林墨飞快的看了眼墙上的钟,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。迎上伍思宜的目光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却忽然发现她的眼睛和嘴巴都瞬间张大,正使劲的喘气。

  似乎是慢动作回放一样,林墨慢慢的,慢慢的转回头,床上的男子已经坐在那里。

  迎上他的目光,里面空空洞洞的,像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儿。

  林墨心紧了紧,“你……”出口的声音却已经嘶哑了。

  好长的时间,江之寒眨了一下眼,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。

  林墨咬紧嘴唇,伸出手握住他的左手,一字一字的说:“我……叫……林……墨!”

  男子愣了愣,似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请看小说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!

最新推荐

变身咸鱼少女 异界三国封神 女神总裁是我老婆 秦末乱 恣意仙宠 大理寺萌主 绝世邪神 葬阴人 名门婚宠:娇妻,你别逃!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 小妻吻上瘾 法医娇滴滴:老公,hold不住 血染侠衣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重生潇洒